第三百三十七章 陰謀

作者:乘風御劍 |字數:3676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暴君的寵后[重生]我想要你的信息素娛樂圈是我的[重生]都市極品醫神七零嬌氣美人[穿書]

    林河師兄,還請早點回去吧,現在上霄劍宗與圣魔殿的開戰已經到了最ji烈的時刻,隨時都有可能分出勝負,你作為林玄宗劍尊的兒子,屬于上霄劍宗的重要人物,那些人為了以你來打擊林玄宗說不定會對你進行暗殺,因此你還是呆在上霄劍宗安。</p>

    聽到傅瑩瑩三番兩次的拒絕,林河知道,自己這一次再糾纏下去,十有,只會讓傅瑩瑩更加反感,當下只能點了點頭道:那好吧,多謝傅師妹的關心了,不過,現在中州如此混亂,流荒山也不算太平,安起見,我還是將阿六留在這里吧,阿六乃是我手下最為得力的干將,一身修為并不遜sè我多少,再加上他來自我們上霄劍宗,有他在,相信沒有人敢再打你們玄天宗的主意。</p>

    不用了,我</p>

    傅師妹,這是我的最后底線了,否則,你讓我如何放心離去</p>

    看到林河居然用出這種手法了,傅瑩瑩最終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好吧,那就有勞那位阿六前輩了。</p>

    什么有勞不有勞的,你到時候有什么事情了,盡管吩咐便是</p>

    林河說完,再次看了凌塵一眼,道了一聲:居然傅師妹還有事,那我就先行告辭了,傅師妹,若是宗門有什么變化,切記第一時間通知我,我絕對會以最快的速度趕來。</p>

    如果到時候需要林河師兄幫忙,我一定會提出來的。</p>

    林河點了點頭,又對凌塵客氣的道了一聲:這位古師兄,這些日子,就有勞你照料玄天宗一二了,若是有時間的話我過段日子還會再來的。</p>

    放心,我必然盡我最大的努力守護玄天宗。</p>

    林河應了一聲。有些不舍的看了傅瑩瑩一眼。終于轉身離去了。</p>

    這種好,未免太假</p>

    凌塵心中瞬間得出了一個總結。</p>

    不過他還是微笑的打趣道:看不出來,這位上霄劍宗的劍尊之子。倒是一個癡情種子,顯然他對傅師妹你有點意思。</p>

    這一點我自然知道,但是,瑩瑩何德何能。再能夠高攀上上霄劍宗劍尊之子</p>

    說到這,傅瑩瑩的語氣微微一頓:況且,我已經當著母親的靈位發誓,在沒有將玄天宗發展到大型宗門的規模前,終身不論道侶之事。</p>

    凌塵在傅瑩瑩臉上打量了片刻,見她此言決心堅定,心中微微點了點頭:這個傅瑩瑩雖然現在尚顯nèn稚了些。對于很多事情的處理都漏洞百出,但是只要有這個決心,遲早能夠成長起來,最終獨當一面。真正的支撐起玄天宗的宗門來。</p>

    好了古師兄,讓你見笑了,我這就帶你前往你的居住之地。</p>

    凌塵微微搖了搖頭:無妨,我倒是不急著休息,你和我說說流荒山附近的勢力吧,也好讓我有個準備。</p>

    流荒山倒是沒什么問題,山上一共有十六個宗門,這十六個宗門有三個大型宗門。其他十三個,是中型宗門。這些宗門原本是我們玄天宗的附屬宗門,現在盡管因為我們玄天宗遭逢大變。附屬關系已經脫離了,不過先前馨兒姐姐打過招呼了,他們也不敢欺辱我們玄天宗。</p>

    馨兒姐姐</p>

    聽到這個名字,凌塵心中微微一緊</p>

    終于得到重要人物的信息了。</p>

    馨兒姐姐是上霄劍宗宗主林玄天的女兒,也是林玄天宗主的獨女,在上霄劍宗深受喜愛,先前和傅行師兄更是兩情相悅哪怕現在,我們玄天宗遭遇大難了,仍然不離不棄,她是我們玄天宗真正值得信賴的朋友。</p>

    哦,可以和我說說這位上霄劍宗宗主的事宜嗎</p>

    當然可以。</p>

    傅瑩瑩說著,馬上介紹了起來。</p>

    不過凌塵聽了片刻,卻是聽出來了,傅瑩瑩對于素馨兒的了解并不算多,可以說,對她的了解,都局限在別人眼中可以看到的層次上,似乎,她根本就沒有想過更深層次的東西,可見她對于這位女子是何等的信任,深信不疑</p>

    玄天宗的重新建立,傅瑩瑩對素馨兒所作所為的一無所知,素馨兒的善意,林河的百般討好</p>

    將這些線索總結到一起,凌塵越來越覺得,整件事情有些撲朔離了。</p>

    就好像</p>

    仍然有人針對著玄天宗在進行一個巨大的y謀。</p>

    可是,既然是y謀,就有目的。</p>

    玄天宗當年被素馨兒帶領人馬徹底攻克過,整個玄天宗無數年的積累,都被囊括一空,留下來的基本上是那些沒有什么用處,對方看不上眼的東西,又還有什么,值得對方圖謀的</p>

    等等</p>

    凌塵的心神瞬間落到了收入體內空間的截劍上。</p>

    難道說</p>

    截劍</p>

    是玄天宗的傳承之劍,是玄天宗宗主身份地位的象征,只有宗主才能夠佩戴,這柄劍原本掌握在玄天宗宗主傅履霜手中,只因玄天宗將滅,傅履霜才將此劍交給了少宗主玄天</p>

    玄天宗,乃是一個連至尊神器都擁有的古老宗門,能夠作為這樣一個古老宗門傳承神器的截劍,會是什么普通之物嗎這些,從凌塵得到截劍后修為突飛猛進的變化就可以看出一二了,這把截劍,恐怕就算是至尊神器也未必能夠比擬,只不過傅履霜等前任宗主雖有至寶在手,卻因為不會使用,白白的浪費了這樣一件至寶,只能夠根據祖訓,代代相傳,將截劍當成宗主身份象征才傳承下去</p>

    截劍,根據古跡星那位神秘老者的說法,牽扯到了一個巨大的秘密,關系到截劍身后的博弈者</p>

    眼下,如果這些人真的是為了截劍而來那豈不是</p>

    想到這,凌塵大腦一震,眼瞳忍不住的微微一張。</p>

    一直以來,他都覺得那些高高在上的博弈者距離自己十分的遙遠,遙遠到自己沒有到悟道境,根本就不用擔心,不用去考慮,但是現在眼前的這個猜測,卻讓他不得不承認,那些博弈者,實際上一直就生活在他們身邊,只不過他們是通過控制棋子的方式出現著。</p>

    就好像當年那位博弈者,控制整個玄天宗,將玄天宗當成棋子一樣,素馨兒身后那股神秘的勢力,可能也是一位博弈者的棋子。</p>

    只可惜,因為玄天宗一直沒能夠ji發出截劍的真正力量,長久以往,導致那位高高在上的博弈者不得不放棄這枚棋子了,這就是古跡星那位老者說玄天是棄子的原因了。</p>

    嘶</p>

    將思路整理清晰后,凌塵長呼出一口氣,強行的讓自己冷靜下來,并且在心中不斷安慰。</p>

    猜測,猜測,這一切,都只是猜測,沒有任何根據,說不定,這些人對玄天宗的y謀,是有著其他目的,又或者,干脆就是一切都是我的猜測,林河,是真心喜歡傅瑩瑩,剛才那種變化,只是因為吃醋,讓我產生的錯覺罷了。</p>

    凌塵口中自言自語著。</p>

    但是心中的謹慎,卻已經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程度。</p>

    本來他以為,以他足以比擬洞虛境強者的恐怖力量,在中州世界了,還不是橫著走,要光復玄天宗完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現在看來,卻并非如此了,中州的水很深,比凌塵想象中的還要深。</p>

    別人看到的,是圣魔殿與上霄劍宗的大戰,凌塵看到的,除了兩大主宰級宗門競爭主宰之位以外,還有主世界銀河皇室的入侵,現在,除了這兩點以外,居然出現了博弈者的身影</p>

    恐怖</p>

    眼前的局勢,已經只能夠用恐怖來形容了</p>

    因為截劍,凌塵已經陷入了這個漩渦,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復的境地。</p>

    除非,當那一刻真正來臨時,他愿意交出截劍</p>

    但是</p>

    交出截劍</p>

    這個念頭在腦海中轉了片刻,馬上就被凌塵無情湮滅</p>

    任何人,都有貪婪之心,凌塵也不例外,如果不是因為截劍,他根本不可能有今日的成就,如果不是截劍,他就會失去現在籠罩在他身上的光環與sè彩,變回像先前那樣的普通人</p>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p>

    已經習慣了借助截劍的力量突飛猛進,再讓他突然變回像以前那樣慢慢的修煉方式,簡直比殺了他還令他難受。</p>

    任何人,想要奪我截劍,下場只有死</p>

    凌塵眼中寒光凜凜,這一刻,他終于算是正是的和玄天站到了同一陣線。</p>

    我現在最大的優勢就是處于暗處,玄天宗終究只是棄子,既然是棄子,那些博弈者關注的目光應該不多才是,只要我小心謹慎,隱于幕后操縱即可富貴險中求能夠被那些博弈者挑選為棋子的修煉者,身上的潛力,會大到何等程度煉虛碎虛又或者悟道</p>

    悟道</p>

    想到這個境界,凌塵就想到了散魔司五</p>

    想到散魔司五,他馬上聯想到斬殺散魔司五后,那種突飛猛進的暢快淋漓</p>

    就是因為斬殺了散魔司五,使得他的修為由原本生死境,一口氣提升到了足以抗衡洞虛境界的強大程度,這還是因為截劍空間吞噬了絕大部分能量的遠古,如果能夠讓他將那股力量部吞噬吸收,那他的修為,究竟會提升到一個何等不可思議的境界</p>

    這一刻,凌塵對于那些博弈者的忌憚,終于驅散了不少,取而代之的,反而是對那些棋子們的到來充滿期待。。</p>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购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