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看臺上的赫魯貝施

作者:膨脹的倉鼠 |字數:4014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火影之商城系統娛樂圈是我的[重生]跟喬爺撒個嬌FOG[電競]

    3月22日,星期天下午2點鐘,紅白艾倫主場對陣現在排名第一的弗萊堡(Freiburg)。上半賽季,紅白艾倫被對手打了個4:0,毫無還手之力。而現在,球隊雖然剛剛輸給了因戈爾施塔特,但總的來說還是呈上升趨勢。

    所以這一場比賽,誰能夠取三分,任何人都沒有絕對的把握。

    韋塞球場迎來了客隊的挑戰,同時,也有一位德國足球史上的巨頭人物來到了現場。

    霍斯特·赫魯貝施(Horst Hrubesch),他是德國足球歷史上頭球功夫最為出色的高中鋒之一,曾經獲得過德甲、德乙兩級聯賽的最佳射手,還曾在歐洲杯決賽中為國家隊貢獻關鍵的進球,是蓋德·穆勒(Gerd Müller)退出國家隊之后又一個令人放心的超級中鋒。

    此刻他正在看臺上窩著,不想太高調的他沒有暴露自己的行程,所以在場的球迷也大都不知道他的到來。

    那么這么一位偉大的球員,為何要來到艾倫鎮這個小地方,觀看一場乙級聯賽呢?

    弗萊堡的隊長是他們的中后衛黑科·布徹(Heiko Butscher),這個高大的德國漢子在大巴上嚷嚷道:“丹尼爾!今天可是你的大日子啊!”

    被點到名的丹尼爾·施瓦布(Daniel Schwaab)是球隊年輕的右邊后衛,他已經確定在今夏轉會德甲勒沃庫森(Bayer 04 Leverkusen)。

    年輕的丹尼爾·施瓦布有些害羞地搖了搖頭:“赫魯貝施先生只是來考察一下,并不是說一定就能夠進入最后的名單。”

    “但是他已經開口告訴了杜特先生(Robin Dutt,弗萊堡主教練),那么就說明在他心目中,你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人選了。”隊長布徹嚷嚷道。

    赫魯貝施,除了德國名宿之外,他還有一個身份。

    德國U21青年隊主教練。

    沒錯,他今天來看這場乙級比賽,就是為了考察弗萊堡年輕的右邊后衛丹尼爾·施瓦布。

    來到艾倫鎮之前,他就通知了羅賓·杜特(Robin Dutt)。這是他習慣性的考察方式,就是要告訴你我在看著你,至于你會因為緊張發揮失常或者因為興奮而失去冷靜,那就不要怪我了。

    丹尼爾·施瓦布此前已經有7次入選U21國家隊的經歷了,但這一次考察格外重要。因為再過不久,德國足協就要公布今夏參加U21歐青賽的最終名單了。

    自己能不能通過赫魯貝施的考驗,就要看今天的發揮了。

    年輕的丹尼爾·施瓦布摸著脖頸上的項鏈,媽媽,請您保佑我。

    凱撒、大十字、羅伊斯、馬庫斯都是適齡球員,只是在赫魯貝施的名單里,并沒有他們的名字。

    “今天可真冷啊。”赫魯貝施窩在看臺上,韋塞球場的設施設備非常老舊,這個椅子發出了“吱嘎吱嘎”的響聲,令人不快。

    陪著赫魯貝施的還有他多年的好友馬爾科·佩扎尤奧利(Marco Pezzaiuoli),他是U17國家隊的主教練,今天也是閑著無聊,陪著赫魯貝施來到現場。

    “給你咖啡。”佩扎尤奧利遞給赫魯貝施滿滿一杯咖啡,后者喝了一口,皺著眉頭吐了吐舌頭:“呸!這什么東西!”

    佩扎尤奧利笑呵呵道:“這里不比漢堡,有的喝就不錯了。”

    “算了,暖暖身子算了。”赫魯貝施喝了一大口,感覺身上暖了一些。

    “霍斯特,我看紅白艾倫的名單里也有不少適齡球員,要不要注意一下?”佩扎尤奧利手里揣著一份報紙,這是艾倫鎮本地的體育報紙《每日體育報》。

    上面的配圖是凱撒、羅伊斯、大十字三人并排站立的照片,文字寫的則是:迎戰領頭羊!艾倫能否成功復仇!

    “我今天的目標就只有丹尼爾·施瓦布,其他人不在考慮范圍之內。”

    “可是這兩個人都曾經是多特蒙德青訓營的哦。”佩扎尤奧利將報紙遞到赫魯貝施眼皮子底下,后者一把奪過來墊了屁股:“你都說是曾經了。”

    佩扎尤奧利聳了聳肩,緊緊圍巾,準備比賽的開始。

    烏克在更衣室內給球員們布置著最后的戰術:“人們都說弗萊堡是一個喜歡防守反擊的球隊,我想說,這話沒錯。但是,不要因此以為對方就不會進攻了。相反,弗萊堡的進攻效率極高。現在他們打進了47個球,在整個聯賽中排名第二。所以,大家一定不要放松警惕,尤其是在攻防轉換的時候。”

    蒂翁點了點頭,作為球隊后腰的他,今天要承擔起更多的責任。

    “進攻端,還是那句話。多跑位,才能找到機會。你們三人的站位不要那么死,多打配合,有機會就堅決攻門,你不去打門,永遠沒有進球的機會。”

    還有最后的幾分鐘,烏克留給球員自己調整。

    凱撒左看看、右看看,今天的比賽他又和薩拉打賭了。

    兩人這次賭的還是他和羅伊斯誰能夠第一個進球。

    然而凱撒現在想的卻不是這個,球隊能夠贏球才是最重要的,就算被薩拉贏了賭博又怎么樣,只要球隊能夠獲勝就行。

    羅伊斯卻有些心不在焉,他左手無意識地撫摸著薩拉給他的手鏈,眼神目無焦點。

    “怎么了馬爾科?”凱撒湊過去問道。

    羅伊斯被他嚇了一跳,急忙搖頭道:“沒事、我很好!”

    “這樣啊。”凱撒聳聳肩,羅伊斯身經百戰,不可能因為一場比賽而這么緊張,他一定是有別的理由。

    不過既然他不想說,凱撒也不勉強。

    白胖子哈密特布置好了現場,上一次對陣羅斯托克之后,他緊急訂購了一批橫幅,這下終于將看臺前的欄桿鋪滿了。

    紅的白的、各種標語,看上去頗像那么一回事。

    “今天的對手不好打啊。”哈密特旁邊的壯漢嚷嚷著,“聽說他們球隊還有一個已經轉會了勒沃庫森的球員,是哪個啊。”

    此刻雙方球員已經登場,哈密特瞇著眼睛看過去,指給他們看:“就是那個,丹尼爾·施瓦布,右邊后衛。”

    “后衛啊,馬爾科他們能行嗎?”那壯漢有些擔心,畢竟弗萊堡是排名第一的隊伍。

    “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今天就讓我們的三叉戟來會會這個施瓦布,看到底是誰強誰弱!”哈密特捏著拳頭嚷嚷道。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购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