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身份證

作者:鲇魚頭 |字數:1564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太上執符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火影之商城系統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手術直播間

    其實錢對于羅克來說真不是問題,現在羅克財大氣粗的很,在羅克前段時間購買的農場中,又發現了一個金礦。

    羅克對于新的金礦沒興趣,甚至連金礦的儲量都沒興趣了解,現在羅克能體會到首富說“一個億”的心情,對于正常人來說,一個億是個天文數字,但是對于首富來說,也就是多蓋幾棟樓而已。

    對于羅克來說,更多的黃金,除了讓羅克成為眾矢之的之外,并沒有其他好處。

    洛克金礦的地下室里現在已經堆了將近20噸黃金,因為礦業聯盟協議,這些黃金都無法出售,只能堆在地下室里,再挖出更多來干嗎?

    擴建地下室不要錢的嗎?

    所以在確定了金礦的大概范圍之后,羅克就將新發現的金礦封存起來,留待將來再開采。

    “隨便吧,爵位現在對我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就算封我個男爵又能怎么樣?法瓦爾特那種鬼地方不要也罷。”羅克風輕云淡,裝那啥于無形。

    法瓦爾特的水泥廠已經開始動工了,亨利從英國雇傭技術人員,從祖魯蘭雇傭祖魯工人,購買的機器和設備要繞過開普敦,從德班通過鐵路運到比勒陀利亞,然后再靠人力送往法瓦爾特。

    這一大圈兒增加了不少費用,氣的亨利破口大罵保羅·克留格爾。

    當初正是保羅·克留格爾拍板,比勒陀利亞的鐵路才向東海岸延伸,要是當初鐵路通往德屬西南非洲,那么現在亨利就能節省不少費用。

    其實這也是有原因的,德蘭士瓦共和國和德屬西南非洲隔著英國控制的貝專納保護地,而貝專納保護地境內的高原地形,修鐵路的難度遠遠高于平原地區。

    更何況,德蘭士瓦共和國修建到洛倫索馬貴斯之間的鐵路,就是為了繞開英國人的鉗制,所以如果鐵路從貝專納保護地穿過,那等于是自投羅網。

    罵歸罵,水泥廠的進度還是很快的。

    按照羅克和亨利之間的協議,水泥廠是羅克出錢,亨利出人跑關系,這倆人配合現在是天衣無縫,預計年后,水泥廠就能正式投產,到時候正好可以趕得上鱷灣公司修水電站。

    “真是,你現在很欠揍你知道嗎?”歐文感覺手有點癢,什么叫男爵又能怎么樣?

    別看歐文家已經有倆男爵,歐文還是羨慕得很。

    ——

    羅克和歐文聊得正開心,咖啡廳的角落里突然喧鬧起來,有人在很囂張的大笑,然后幾個布爾人突然就慷慨激昂起來,他們用口音很重的荷蘭語在大聲嚷嚷著什么,有人在拍著桌子大叫。

    羅克現在也能勉強聽懂一點荷蘭語,但是聽不懂那些人在說什么。

    羅克看一眼不遠處的咖啡廳經理,經理馬上一路小跑過來。

    “怎么回事?”羅克心情不爽,公眾場合大聲喧嘩是不禮貌的。

    “是幾個布爾商人,他們戰爭爆發前逃亡國外,估計剛回來沒多久。”咖啡廳經理小心翼翼,生怕惹怒了羅克:“要不,我讓人把他們請出去?”

    咖啡廳經理有意思,這時候還知道用“請”,真是服務至上。

    羅克笑著搖搖頭,咖啡館是喬·羅素的產業,羅克不想給喬·羅素找麻煩。

    這幾天,約翰內斯堡的布爾人明顯多起來。

    羅克和歐文知道和平協議即將簽字,其他人一樣能知道,尤其是那些布爾商人,他們的消息也是很靈通的,哪怕他們戰前逃往國外,他們也一直在密切關注著局勢,現在局勢剛剛稍有緩和,他們就迫不及待的返回約翰內斯堡,估計在國外的日子過得也不怎么舒服。

    不過估計他們還不了解約翰內斯堡現在的情況,所以他們還能笑得出來,真希望等他們了解到約翰內斯堡現在的情況后,還能繼續笑得出來。

    “這幾天已經有人去市政府詢問消息,為了是那些在戰爭中被沒收的金礦。”歐文撇嘴,這個情況歐文也是清楚的。

    現在返回約翰內斯堡的都是戰前在約翰內斯堡擁有金礦的大商人,他們的金礦在戰爭中處于廢棄狀態,順理成章的被比勒陀利亞礦務局拍賣,這是一筆糊涂賬,估計以后官司還有的打。

    這么說的話,羅克也有同樣的麻煩。

    現在回來的還只是商人,等和平協議簽訂之后,大批戰爭中逃亡的布爾農場主也會返回約翰內斯堡,等他們發現他們的農場已經換了主人,還不知道那些布爾農場主會怎么鬧呢。

    “跟市政府有什么關系,金礦是比勒陀利亞礦務局拍賣的,他們要找,讓他們去找比勒陀利亞礦務局。”羅克不屑一顧,估計這些布爾人還幻想著和平協議簽訂后,布爾人會恢復他們在約翰內斯堡的地位呢。

    做夢吧!

    現在的約翰內斯堡是英國人的天下,是華裔的天下,甚至可以說是祖魯礦工的天下,唯獨不是布爾人的天下。

    約翰內斯堡,甚至已經沒有布爾人生存的空間。

    “呵呵,有人去找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但是被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的保安抓了,沒有人去報案嗎?”歐文笑得很開心,真要有人報案,那就成了羅克的麻煩。

    “這個真沒有。”羅克實話實說,看來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的保安下手挺利索的。

    這是肯定的,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的保安,其實都是羅德西亞的警察,羅克前段時間剛和羅德西亞警察合作過。

    在羅克看來,羅德西亞警察的表現還不錯。

    倆人正在閑聊,角落里突然傳來一聲尖叫,然后就是一陣惡形惡狀的大笑。

    咖啡廳經理鐵青著臉過去。

    羅克嘆氣,麻煩果然還是來了。

    很爛俗的橋段,幾個布爾商人喝酒喝的有點大,咖啡館女服務員過來送酒的時候,有個手欠的家伙,就順手在服務員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別問咖啡館里為什么能喝酒,70年代人們坐飛機還能抽煙呢,1901年的咖啡館賣酒一點也不稀罕。

    現在的約翰內斯堡人都知道,羅素咖啡館是警察局副局長喬·羅素的產業,所以沒人敢在羅素咖啡館鬧事。

    這幾個剛剛回到約翰內斯堡的布爾商人不知道,所以他們要倒霉了。

    咖啡館里也是有K2的,咖啡館經理過去的時候,幾個身強力壯的K2就咧著膀子跟過去。

    然后幾個不知死活的布爾商人就被架起來,有個喝得迷迷糊糊的家伙還想動手,被一名左青龍右白虎的K2一拳頭砸得不知生死,于是世界就清凈了。

    也沒清凈,一個K2扛著一個布爾商人從羅克桌邊經過的時候,那名布爾商人看到了羅克的制服,于是一把拽住羅克的桌子。

    “警官,救命,他們打人——”布爾商人在哀嚎,很悲慘。

    “尼瑪,放手,我說你特么給我放手啊——”K2也在哀嚎,很驚恐。

    商人抓桌子的手有點用力,K2用力掰也沒掰下來,于是用拳頭重重砸下去。

    咔——

    令人牙磣的聲音,商人的手臂馬上彎曲成一個詭異的角度。

    商人這回不嚎了,看著自己的胳膊驚恐萬眾,嘴里呵呵有聲,已經失去了語言能力。

    “抱歉,洛克爵士,非常抱歉——”咖啡館經理忙不迭的抱歉,手忙腳亂的擦桌子。

    “送到醫院去給人好好看病,你們下回也特么溫柔點。”羅克沒好氣兒,這個K2不錯,回頭弄到橡樹酒吧去。

    “好的,洛克爵士,我們馬上就把他送到紫葳鎮醫院。”咖啡館經理很有眼力勁,肥水不流外人田,羅克和喬·羅素一個警察局長,一個警察局副局長,肯定要相互照顧生意。

    小插曲過后,咖啡館里又恢復了安靜,羅克和歐文也沒了興致,大家各回各家。

    回到警察局,幾個布爾人正在一樓大廳做筆錄。

    “——我們被人非法囚禁,關了一夜之后被人扔上一輛開往洛倫索馬貴斯的火車,那輛火車是運牛的,我差點被牛踩死——”一名鼻青臉腫的布爾人忿忿不平。

    “說重點——”負責筆錄的英裔內勤很不爽。

    “馬蒂爾達金礦,馬蒂爾達金礦非法囚禁我們——”布爾商人終于說到重點。

    如果不是聽到“馬蒂爾達”這幾個字,羅克就直接上樓了,現在不著急,羅克在樓梯口停下來。

    負責筆錄的英裔內勤聽到“馬蒂爾達”這幾個字,已經寒著臉合上記錄本。

    “他們搶了我的金礦,還非法囚禁,快去抓他們啊,把他們都抓起來——”布爾商人還沒有搞清楚狀況。

    “你是不是覺得,現在還是德蘭士瓦共和國時期?”叫加里的英裔內勤哭笑不得。

    抓?

    怎么抓?

    馬蒂爾達金礦的老板,是約翰內斯堡警察局老板的大老板。

    其實加里想說的是:不想活了就出門找顆歪脖子樹,別連累別人!

    布爾商人明顯不知道馬蒂爾達金礦的老板是誰,也不知道約翰內斯堡市長姓什么,所以一時間表情有點懵。

    加里不廢話,拿起桌上的電話打給值班室:“拉拉,大廳需要幾名壯漢。”

    拉拉是祖魯裔警長,他的小隊專門負責各種臟活累活。

    布爾商人表情變幻,估計是希望加里打電話叫人跟著他一起去馬蒂爾達金礦,但是看加里的表情又不像。

    很快,拉拉帶著幾名手下跑過來,把倒霉的布爾商人架起來就走。

    要說這種事還是拉拉的手下有經驗,把人架起來的時候沒忘記把嘴堵上。

    一場小風波很快就消失于無形,羅克不關心那個倒霉商人的命運,以后應該沒機會再見到他了,回到辦公室,羅克把喬·羅素叫過來。

    “最近約翰內斯堡多了很多布爾人?”羅克不太了解實際情況,他這個警察局長工作繁忙,警察局的具體工作由喬·羅素負責。

    “是,戰爭還沒結束,那些狗娘養的就回來找便宜,他們有些人戰前就生活在約翰內斯堡,有些人根本和約翰內斯堡沒關系,是想借著這個機會,跑來看能不能抄底買金礦農場的。”喬·羅素面帶譏笑,這些抄底的布爾人是自作聰明,有人比他們下手更快。

    如果說戰爭爆發前,布爾人在礦業領域還有點存在感,那么現在,英國人已經壟斷了約翰內斯堡的金礦,再也沒有布爾人的機會。

    其實在戰爭中獲利最大的不是英國政府,而是不顯山不露水的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公司,戰爭爆發前,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就收購了一波金礦,戰爭結束后,約翰內斯堡地區至少三分之一的金礦已經屬于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

    去年比勒陀利亞礦務局舉行的金礦拍賣中,來自英國本土的貴族也加入到金礦的爭奪中,現在,約翰內斯堡的金礦已經被瓜分一空,除了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和英國本土的貴族,還有羅克和亨利、喬·羅素他們這些本地官員等著撿便宜,怎么輪,都輪不到布爾人。

    “不能這樣繼續下去,在約翰內斯堡的所有路口都貼上通知,所有進入約翰內斯堡的布爾人,都要在三天內到約翰內斯堡警察局注冊登記,領取臨時身份證明,以后在約翰內斯堡市內,如果沒有臨時身份證明,那么一律按照戰爭間諜處理。”羅克不能放任這種情況不管,這些布爾人一旦發現他們將一無所獲,那么說不定會心有不甘引發騷亂,羅克要防患于未然。

    “這,恐怕那些布爾人是不會聽話的。”喬·羅素面帶難色。

    要說身份證明這玩意兒,以前開普殖民政府也搞過,不過都是發給有色人種的。

    布爾人可是白人,以前不管是在德蘭士瓦,還是在開普,白人都是不需要身份證明文件的。

    “他們不會聽話,那你就想辦法讓他們聽話。”羅克絕對不會妥協,現在是打破白人身上光環的好機會,錯過這個機會,以后再想制定類似針對白人的規定,就更不可能了。

    是的,羅克現在還沒辦法提高華人的社會地位,但是羅克可以把一部分白人的社會地位壓制到和華人同樣的水平上,這樣以后想提高華人的社會地位,操作空間就會大得多。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购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