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九章 紀云港紀云街

作者:文飄過峰 |字數:2322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民國諜影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透視小邪醫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黃泉雜貨鋪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沈云與她并肩走著,心虛得不敢去看她。

    呃,他騙了她。

    更確切的說是,關于行動方案,他騙了所有人。

    大體的流程是對的。他只是在其中的一個細節上說了謊,即,他不是將一道神識附在那名金丹斥候的身上,做定位之用。

    理論上,這是完行得通的。

    但,事實上,突破融合境后,他的靈力便與神識融合,成為了道力。所以,他早就沒有單獨的神識。這是他身上的絕密之一——不能告訴任何人的那種絕密。

    此乃其一。

    其二,他騙了所有人,以他現在的修為,還做不到通過一絲道力定位一個快速移動的目標,在瞬間精準的趕過去了——必須非常精準。因為飛船的守護罩缺口就那么一點大。

    所以,他只能用對那名金丹斥候進行攝魂。

    這是心魔的法子。

    更何況,這個法子會不可避免的對被施術者造成一點點傷害。

    他更也不好向錢柳和季勇他們坦言了。

    可是,除此之外,他實在是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來了。

    看到錢柳在仔細的琢磨用神識定位的法門,沈云心道:這個法門是可行的,不會誤導囡囡。她多往這個方面琢磨琢磨,也沒有壞處。那么,就先讓她自己琢磨去吧。等以后時機成熟了,再告訴她實情也不遲。

    他們所在的這條街市不大,很快,前面便能看到出口了。

    與仙山所有的大街一樣,出口處也立著一座石質的牌樓。

    嶄新的。橫匾寫著三個金色大字——紀云街。

    這條街道是這座港口新城里最大的一條街,與城同名,揭牌僅有兩個來月。大街上,至今不乏談論街名來由之人。沈云他們兩個才沿街走了一通,聽到的相關談論不下十處。

    它們大體上是相同的。

    所以,沈云真的被惡心得掉了一路的雞皮疙瘩。

    現在看到牌樓上的熟悉字跡,他更是一息也不想再在這里呆下去了。

    偏偏錢柳還用那種嘲諷的目光看向他。

    “哼,一點同情心也沒有!”沈云故意冷下臉來,一把抓住她的一只手腕,拖著她,快步往外走。

    哦,師兄這是惱了!

    從來師兄都是風淡云清的。原來,師兄也有惱火的時候。

    有趣!有趣!太有趣了!

    錢柳光顧著樂了,過了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己是被師兄拖著走。

    而這時,他們已經走出了好遠。紀云港跟紀云街都被遠遠的拋在了身后。

    見四下里無人,錢柳再也忍不住,掙脫沈云的手,捧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紀云,紀住沈云!師兄,葉委員長真是個重情重義的大好人啊!”

    紀云街里,人人都是這么傳唱的。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者,她聽了那些傳言,都信以為真了呢。

    只是,做為葉委員長的“摯友”,她覺得師兄也太倒霉了點。好吧,在她看來,任誰有葉委員長這樣的摯友,都不會是一件值得高興的好事——她就不信,當年玉錦門與鴻靈上人謀害師兄,葉罡事先一點兒也不知情。相反,她覺得種種跡象表明,葉罡絕對是知情的。他只是沒有正式加入罷了。甚至于,她事后回想起來,不止一次暗搓搓的以為,葉罡暗地里沒少推波助瀾。

    好吧,在仙山,這種推別人去死,為自己謀利的事情屢見不鮮。說出去,人們只會稱贊計劃如何的精妙,以及中招者技不如人,怨不得旁人。

    不說也罷。

    但是,葉罡敢做不敢當,甚至四處公開的以師兄的摯友自居,借用師兄之名,為自己打造重情重義的形象,那就太不夠道義了。

    沈云走了這么遠,心里的惱意已經去掉了一大半。再看到小丫頭笑得花枝亂顫的樣子,只覺得賞心悅目,甚是養眼。

    唔,能逗囡囡如此一笑,葉罡也算是大功一件。

    于是,剩下的那一小半惱意也煙消云散了。

    他挑起一邊眉毛,撫掌呵呵:“很好笑是吧?看來,我們兩個的觀點是一樣的。確實是很好笑。”

    錢柳的笑聲戛然而止,沖他翻了個白眼:“師兄,一點都不好笑。”

    這時,有一支同盟軍的巡邏小隊自城門里出來,往他們這邊走來。

    沈云復又拉起她的手,拖起就走:“走,先離開這里。”

    錢柳配合的跟上他的步子,兩道秀眉在眉心擰成了一個大疙瘩,用靈力傳音:“師兄,他們不是沖我們來的吧?”不然的話,這都出城一兩里了,還有巡邏隊?

    沈云直接答道:“你想多了。他們只是例行巡邏罷了。這處港口是重地。城外也有不下三道巡邏線。暗哨更多。”

    聞言,錢柳也不用靈力傳音了,出聲問道:“既然不是沖我們來的,我們為何要走得這么快?”

    腳下沒有放緩,沈云懶懶的答道:“我不想見到他們。”這只是原因之一罷了。并且是很小很小,小到微忽其微的一個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這樣做,怎么拉小手?

    錢柳一邊緊步跟上,一邊應道:“師兄是怕被他們纏上,問東問西的,節外生枝,對吧?”

    對你個頭啊!沈云心里甭提有多郁悶了——挺聰明的一個小丫頭,怎么跟個牛皮燈籠似的點不透!

    錢柳見他沒有吭聲,又習慣性的當他是默認了。至于師兄臉色隱有不快……她默默的送上了同情——任誰被“摯友”如此惡心了一回,臉色都沒法好看。師兄現在的表現已經很克制了,好不好!

    沈云……在心底里嘆了一口氣,頭一次發現其實修為太高也不是件什么好事。就象現在這會兒,小丫頭的心思,他若看不出來,也就罷了。看得如此清楚,他想騙一騙自己都做不到——啊啊啊,小丫頭根本就對他沒有一點點那個意思!

    “怎么辦?”愁得他不由喃喃自語。

    偏偏小丫頭今非昔比,耳朵尖著呢。

    “師兄,什么怎么辦?”她瞪著一雙好看的大眼睛,疑惑的四下里看著,心道:我們碰上危險了?不象啊!我什么也沒有察覺到。

    沈云連忙圓場子:“我在想怎么聯系魏長老他們呢。”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购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