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偷梁換柱

作者:絕人 |字數:5061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太上執符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火影之商城系統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手術直播間

    與灰塵做伴,糟氣為伍。

    韓三千直到韓成下葬當日也沒有離開過自己的房間。

    骨灰靈位,甚至是韓成的相位,都是由韓家的保鏢端著,沒有假釋的韓君,韓三千依舊得不到南宮千秋的認可,依舊沒有資格給韓成送行。

    在南宮千秋的眼里,韓三千早以不是韓家人,他僅僅是有些利用價值,所以才有資格回到燕京。

    幾天之后,韓成的葬禮結束,南宮千秋親自來到了韓三千的房間門外。

    “不孝的東西,還不滾出來見我。”南宮千秋拄著拐,厲聲說道。

    韓三千推開房門,神情冷漠,說道:“我既不是韓家人,何談不孝?”

    南宮千秋一臉冷意,說道:“韓君念及和的兄弟情分,想要見一面,該為有這樣的哥哥感到高興。”

    韓三千笑了起來,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即便是在這種時候,南宮千秋依舊把韓君擺在很高的位置。

    一言不發的離開家,上了車。

    當車開走之后,施菁心里那種不詳的預感越發強烈,總覺得有什么大事即將發生一般,眼皮直跳。

    “媽,不會出什么事情吧?”施菁對南宮千秋問道。

    南宮千秋冷冷一笑,說道:“除了我們,誰能夠分辨出他們兩人的區別,別杞人憂天了,去做一頓飯菜,我的乖孫兒可是好久沒有吃到可口的飯菜了。”

    秦城,被譽為華夏最大的監獄之一,而且守備森嚴。

    當韓三千到秦城之后,南宮千秋早以買通的人,直接把韓三千領到了一個私密的探監室內。

    這里只有特殊條件的人才能夠使用,而且不會有任何監控設備存在,屬于秦城被金錢所開辟出的最大漏洞,甚至某些關押在這里的人,定期會有年輕女人前來探監,可滿足那些人的一切需求。

    韓三千走進探監室之后,便聞道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淡淡的,讓人忍不住想要多吸幾口。

    幾分鐘時間,一身囚服的韓君出現在韓三千面前。

    “韓三千,可算是來了,媽的,在外面逍遙快活得也差不多了吧。”韓家人沒有把韓三千當作親人,韓君自然也沒有把他當作弟弟,而且從小就被南宮千秋洗腦,韓君甚至是把韓三千當作敵人一般的存在。

    這一次讓韓三千代替他坐牢的計劃是他提出來的,是他理所當然的覺得韓三千應該替他,因為只有他才能夠撐起韓家,而韓三千有什么資格?

    “有屁就放。”韓三千說道。

    韓君笑了笑,一副紈绔大少的模樣,說道:“怎么跟老子說話的?他媽在家里是個什么地位還不清楚嗎?”

    跋扈囂張狂妄,韓君具備了所有富二代的無良特質,就這樣一個人,南宮千秋真是瞎了眼,才會把他當成韓家的繼承人。

    “難道忘了,我已經不是韓家人了嗎?”韓三千說道。

    “對。”韓君大笑了起來,說道:“我還真是忘了,去……云城是吧,入贅了個什么狗屁蘇家,還成了有名的窩囊廢,我的好弟弟,真是不負眾望啊,果然還是用窩囊廢的名號闖出了名聲,可千萬別提自己是韓家人,我們韓家可丟不起這個臉。”

    “叫我來,就是為了羞辱我嗎?”韓三千說道。

    韓君皺起了眉頭,怎么藥效還沒有發揮作用,探監室里的淡淡香味,是南宮千秋提前準備的迷魂香,按理來說,拖延了這么多時間,也差不多該發揮效用了啊。

    “我就是想看看這個廢物,現在究竟廢到了什么境界。”韓君說道。

    這時,韓三千突然皺起了眉頭,一股無力感由四肢散發而出,頭也突然間暈暈乎乎的。

    把手撐在桌面,韓三千咬著牙說道:“南宮千秋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啊。”

    看到韓三千的變化,韓君知道藥效已經體現了出來,現在韓三千應該是全身發軟的狀態。

    站起身走到韓三千面前,韓君抬腳踹在韓三千身上,罵罵咧咧的說道:“他媽早該來替老子坐牢了,害得我受那么多苦。”

    說完,韓君對著韓三千一陣拳打腳踢。

    以韓三千的實力,韓君這種廢物一拳頭就能夠搞定,但是韓三千現在全身上下使不上力,只能任其擺布。

    “韓三千,知不知道,最大的價值,就是能成為的替身,奶奶說過是奸人相,所以才把趕出韓家,有在,整個韓家都會毀在手里。”

    韓君一腳踩在韓三千的臉上,居高臨下的繼續說道:“也真他媽可憐,連自己的人生都沒有,我們兩可是打一個娘胎里出來的,可我們在韓家的地位,卻是云泥之別,想知道原因嗎?”

    韓三千眼神越來越模糊,韓君的聲音也顯得斷斷續續,他最后只記得,韓君脫下了他的衣服,然后給他換上了囚服。

    這一招偷梁換柱,讓韓三千搖身一變成為了韓君。

    當韓三千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在囚房里,十二人的大房,住著因為各種原因而關進來的人。

    捂著頭坐起身,韓三千感覺自己的肩膀被狠狠的踹了一腳,隨即便聽到耳邊傳來一個怒罵的聲音:“韓君,他媽睡得真爽啊,刷廁所去。”

    韓三千揉了揉肩頭,看來韓君那個家伙在牢里混得不怎么樣啊,竟然輪到給人刷廁所。

    韓君在牢里的生活的確很慘,三天兩頭的挨打是家常便飯,刷廁所幾乎是每天都要干的活,有時候這個大房里的老大便秘,他還得在老大一邊蹲坑的時候,一邊給老大揉肚子,可以說是過得豬狗不如。

    “從今天開始,我們井水不犯河水,最好不要來招惹我。”韓三千冷聲說道。

    “臥槽,他媽居然有脾氣了。”

    “韓君,腦子睡啥了吧,是不是又想挨打。”

    “他娘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給老子先打一頓。”

    大房里七八個人朝韓三千圍了上去,一個老大模樣的人,一臉笑意的看著即將發生的打架事件,對他來說,這是難得解悶的了事,只可惜韓君太廢物了,每次都是抱頭痛哭求饒,沒有半點新意。

    韓三千看著圍上來的幾人,淡淡的說道:“別怪我沒提醒們。”

    大房里頓時傳出了哀嚎不斷的痛苦叫聲。

    那些一直把韓君當作廢物的人,又怎么知道現在他們面前的是韓三千呢?可不是韓君那個可以任人欺負的廢物。

    穩坐釣臺看戲的老大發現所有人,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全部倒在地上,瞠目結舌。

    “這……”

    “臥槽,老大,韓君今天吃了什么藥,竟然會這么厲害。”

    “老大,怎么辦,我們打不過他了。”

    當那位老大看到韓三千朝自己走來的時候,心里一顫,對韓三千威脅道:“韓君,他媽不想找死,就給我老老實實去刷廁所。”

    韓三千聽而不聞,繼續朝他走去。

    這讓大房老大有些慌神了,這么一群人都沒有打過,他還不得被錘死?

    “韓君,……想干什么!”老大惶恐的說道。

    “是這個大房里最厲害的人?”韓三千問道。

    “是。”說出這個字,老大趕緊扇了自己幾個耳光,說道:“不是,不是,才是老大,才是老大。”

    韓三千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知道我是老大,還不去刷廁所。”

    “對了,叫什么名字?”韓三千問道。

    “關,關勇,我叫關勇。”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韓三千逆轉了自己在大房里的地位,而期待著韓三千在里面被暴打的韓君,做夢也沒有想到這一幕。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购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