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鐘夏彤想公布了

作者:凌晨兩點半 |字數:247

人氣小說:火影之商城系統我想要你的信息素阮白和慕少凌免費閱讀都市極品醫神一胎倆寶,老婆大人別想逃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回到地球當神棍跟喬爺撒個嬌

    余瑾看著的張牧,驚訝的說:“得了吧,奧納西斯家族來勢洶洶,別說是賺錢了,你能從他們家族的進攻之下活下來,我就算你有本事。”

    余瑾還沒告訴張牧一件事,為了能讓張牧更好的展開經濟會,再次之前,余瑾和羅斯柴爾德家族申請過。

    不管是錢,還是人。

    羅斯柴爾德家族,都不愿意出。

    很明顯,羅斯柴爾德家族和奧納西斯家族同為世界十大家族,雖然羅斯柴爾德家族是世界之首,但他們絕對不會為了張牧這一個虎級的繼承人,得罪奧納西斯家族。

    別說虎級,就連算是龍級的繼承人,都得掂量一下原因。

    “能讓奧納西斯家族繼續讓你主持這次的經濟大會,對你,對華夏,對羅斯柴爾德家族,都是好事。”余瑾認真的對張牧說道。

    張牧笑了笑,先是一陣沉默。

    片刻后,張牧才道:“哦?是嗎?”

    “不然呢?”

    張牧回頭,看著橋對岸長江深處,慢慢升起來的晨陽,才問到余瑾,說:“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羅斯柴爾德呢?”

    余瑾嬌軀打了一個寒顫,那胸口都在顫抖。

    “張牧,你什么意思?”余瑾不敢相信的問道。

    張牧聳聳肩,搖搖頭,道:“沒什么意思,和你開個玩笑。”

    接著,張牧將車開往了經濟會現場。

    整個開車的過程,余瑾都在盯著張牧,眼神極其復雜。

    剛才他說的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為什么,自己看不懂,也聽不懂張牧在說什么。

    “有一天,你會離開羅斯查爾德家族?你在開玩笑,任何一個大家族,不會允許背叛者。”余瑾對張牧說道。

    張牧笑著很開心,道:“背叛者嗎?算不上吧,我們和羅斯柴爾德家族,算是相互利用吧。”

    張牧一邊說話,一邊將目光朝身后看去。

    在港區對岸,是華夏大陸。

    余瑾似乎懂了什么,不再問了。

    九點,經濟大會浩蕩展開。

    “歡迎歡迎……”門口,楚云天一臉的賠笑。

    但凡來的人,都和楚云天一臉的笑意。

    唯獨,奧納西斯家族的人,完不會給楚云天好臉色看。

    楚云天敢怒,不敢言。

    夏純穿著正裝,在媒體一路追攆的情況下,進了經濟會。

    半個小時的瞬間,夏純已經簽訂了一千億的單子。

    而整個經濟會,簽署的單子總和,只有一千零二十億。

    也就是說,除開夏純的單子,其他幾乎是沒有成交量的。

    “感謝大家的捧場,奧納西斯家族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有責任心,有擔當的家族。以后,港區,我們同富貴,共繁榮。”夏純簽訂完這些單子,準備中場休息。

    這時候,門口的記者蜂擁進來。

    夏純沒有之前的反對,反而讓人將記者招了過來。

    “正好,今天我還有兩件事要給大家公布。”夏純一臉的笑意。

    “什么事?”記者一聽夏純主動要爆猛料,都亢奮了起來。

    夏純拍拍手,門外,鐘夏彤被送進來了。

    眾人一看,都欣喜起來

    以前,鐘夏彤也有出現在媒體面前,但形象絕對沒有現在的正面。

    “這不是港區的教母嗎?”

    “哈哈……是啊,她怎么來了!話說,南宮傾城來了嗎?如果南宮傾城來了,我們今天又要多一個猛料可以采訪。”

    “夏純少爺在這時候請來鐘夏彤女士,到底是想做什么?”

    所有的人,都夏純看了過去。

    夏純笑了笑,說:“大家不要著急,我要宣布的第一件事……大家可能覺得今天上午我們簽署的一千億的合同,就完事了。

    可以明確的告訴大家,接下來我們還會在今天,簽署出去兩千億的合同。

    不僅如此,七天之內,我們要簽署的合同,將超過壹萬億。”

    嘶。

    壹萬億!

    這個數字,瞬間讓整個經濟會,都沸騰了起來!

    夏純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各國來的企業家,腦海里都只剩下了幾個字!奧納西斯家族!

    壹萬億,足夠主導這次經濟會!

    經濟會是誰建立的,已經不重要了!

    “那第二件事呢?”夏純跟前,另外一個記者急忙問道。

    “第二件事……”夏純看著鐘夏彤,說:“還是讓她來宣布吧。”

    目光一扭,如同聚光燈,落在鐘夏彤身上。

    奇跡的是!

    夏純沒給鐘夏彤說過任何,鐘夏彤卻十分清楚自己要說什么。

    她抿嘴一笑,道:“女兒年紀不少了,這次總算是遇到了自己的如意郎君!其實,有一件事大家可能不知道,我們南宮家早在幾個月前就已經加入了奧納西斯家族,成為一份子。

    想必很多人都在疑惑一個問題,就是傾城到底是怎么當上了經濟會的形象大使。

    現在如意郎君就站在跟前,想必大家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鐘夏彤話語落地,媒體爆炸了。

    整個港媒,不管是在經濟會現場。

    還是在經濟會外圍的企業家,國際富二代,或者單純想來見南宮傾城一眼的男人。

    此刻!

    世界,共同失戀了!

    國民丈母娘,官宣了!

    “媽個雞!”余瑾在車上,看著經濟會的新聞,拍了拍方向盤。

    “開車不要發脾氣。”張牧輕聲道。

    “我就發脾氣怎么了?你老婆要被許配給別人了,這帽子就只有你能戴上!”余瑾沒好氣的說了一聲。

    張牧笑了笑,說道:“發脾氣是沒用的,你覺得奧納西斯會因為我不高興,放過傾城嗎?不會,鐘夏彤不是源泉,可以說現實社會里,這樣的丈母娘一點不少。

    傾城太漂亮了,為了不讓她當工具,只有我……讓所有的人,都退避三舍。”

    余瑾這才沒發脾氣,看著前面堵塞的車,說:“你說,這交通擁堵是不是夏純這王八蛋,故意用來攔著你的。”

    張牧打開車門,對余瑾說:“用剩下的伎倆,咱們下車走路吧。”

    “車怎么辦?”余瑾皺著眉頭。

    “車不要了。”張牧說。

    余瑾有些不高興,道:“幾十萬的車呢,說不要就不要了?”

    “你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助理,在乎這點錢嗎?”

    余瑾嘟嘟嘴,說:“一分一毫的錢,我都要幫你算好。”

    下了車,兩人走路去了經濟會。

    到經濟會后,差不多中午了。

    整個過程,夏純簽訂了兩千億美元的單子。

    “這混蛋,怎么這么多錢?你的風頭,都被他出完了。”余瑾在門口,不滿的說道。

    張牧走進門口,夏純一眼就看到了他。

    夏純打斷了周圍簽署合同的人,朝張牧走了過去。

    “張少……”夏純一邊走,一邊將身旁的媒體都帶了過去。

    他今天,才是經濟會的主角。

    張牧來,自取其辱!

    “這誰啊?”媒體喧鬧了起來。

    “不知道呢。”

    “不管是誰,和夏純少爺沒法比的。話說,夏普斯少爺這次都沒來參加經濟會,看來是奧納西斯家族過于重視這次經濟會,夏普斯少爺都不夠格。”

    鐘夏彤一看,這是好機會啊!

    剛才沒表明。

    現在正好表明一下,將南宮傾城綁在夏純身上。

    然后,再讓張牧人設徹底崩塌!

    看她以后,還敢不敢來南宮家。

    “你不嫌命長!”鐘夏彤擼起來袖子,朝張牧走過去。

    張牧也看到了鐘夏彤,自信的笑了笑。

    夏純伸出來手,張牧壓根就沒和他握手。

    而是,從他身后走過來了兩個人。

    一個是港區的警察。

    另外一個,是今天夏純才去過的中心。

    “夏純是嗎?”警察和鑒定中心的人,同時上前問道。

    夏純一臉笑容,點點頭,道:“是……二位,里面請。”

    “不用了。”兩人出示了一下證監,說道:“你涉嫌謀殺夏普斯,偽造假證,非法繼承遺產,和我們走一趟。”

    夏純剛還在笑的臉,瞬間綠了?

    什么?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购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