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趟這灘臟水

作者:風筱筱兮 |字數:2338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民國諜影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透視小邪醫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黃泉雜貨鋪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薛意之唇角勾起一抹輕蔑的笑意,“不想我親自送他的這份大禮,他卻是并未覺察到。”

    “公子為何要這般?”江臨略有幾分不解道:“若是讓恭親王知曉這樁事了,會如何看待薛大人?”

    薛意之低聲道:“如何看待我?沈懷瑾若是當真能夠征服我,讓我與之為伍,我便入他之營,若不能,這錦衣衛也能替我搜尋一些消息,他如何看待我,與我無關。”

    江臨點了點頭,“那茉姑娘的事,公子該如何安排?”

    薛意之想到茉娘泫然若泣離開的場景,心中不免多了幾分煩躁,“日后我盡可能少見她。如今她滿心思都在本官身上,這番模樣如何能夠與司馬珩相處?”

    “他又并非愚笨之人,若是讓他瞧出些什么破綻,這枚棋子,我便是白白布置了。”

    江臨點了點頭,“大人不必擔心,日后大人若有甚么吩咐,直接由我傳給茉姑娘便好了。”

    薛意之頗為贊許地瞧了一眼江臨,“本官,亦是如此想的。”

    江臨頗有幾分惶恐不安,搓著手道:“那接下來的時日,大人可有甚么安排?”

    薛意之思索了一番,“如今我在調查浪子館主人的事情,你可還記得我初來京城之時,與你說過的那個姑娘?”

    “大人記掛了她這么多年,江臨又如何會忘記。可是喚做阿衿姑娘?”

    薛意之眸色忽然亮堂起來,“阿臨,你可知道,我已尋到她了。”

    江臨亦是激動起來,“當真?那位阿衿姑娘現在身在何處?”

    “她便是我說的那位浪子館的主人。”

    “可她如今身份似乎被人刻意隱瞞了起來,我無論如何尋,皆是發現不了她在京城行動的痕跡。”

    “這回若不是因為年師師的死,我壓根不會去調查浪子館,也不會發現浪子館竟是中途易轍。”

    “中途易轍?”江臨略有幾分不解道:“您的意思是,這浪子館轉給了阿衿姑娘?”

    榮祿客棧三樓拐角的房間里面,古色古香的風韻滲透在整個房間之中,瑞腦在金銅壺之中燃著裊裊的煙,在房間之中飄著絲絲寸寸的香氣。

    房屋之中,一只纖纖細手伸出了紗帳,蒼白無力地撐起身來,“阿菁,咳咳。”

    女子聽到聲響,匆匆地小跑出來,推開了門:“寨主,身體可好些了。”

    忽然門被砰砰地叩響,阿菁和蘇子衿同時斂起細眉,不解地看向了門口。

    阿菁迅速地走向了門口,打開了門之后,“沈……沈公子?”

    蘇子衿聽了名字,即刻起身來探出頭看向了門口,只見沈懷瑾一襲紫袍華服,長身玉立地站在門口,一步步走到房間里面來。

    蘇子衿今夜仍是沒做好要聽完一切的準備,是以薛意之仍是將她放了回來。

    眼下她心緒尚不平穩,可見到沈懷瑾,卻是被瞬間沖撞而來的巨大喜悅,將愁緒拋到了九霄云外。

    沈懷瑾見她奄奄一息的模樣,心中不由得揪了起來,“怎么回事?”

    阿菁解釋道:“寨主不小心落到水中了,夜里受了寒,便高熱了。”

    沈懷瑾坐到她床邊,將她額前的碎發撥到耳后,“我聽聞你以我的名義,將浪子館盤了下來?”

    蘇子衿訕訕地點了點頭,“藍蝶都與你說了?”

    “那浪子館因著年師師,眼下被無數人追查,你又何苦要趟這灘臟水。”

    見蘇子衿皺起眉頭,他轉移話題道:“我這回能否去瀛洲,還是個未解之謎。”

    蘇子衿疑惑地問道:“為何這般說?”

    沈懷瑾深深地嘆了口氣,“眼下宮中出了些事情,皆是因為我一時馬虎大意,未能夠察覺,讓司馬珩鉆了空子……”

    “司馬珩?四皇子?”

    沈懷瑾點了點頭,“如今他以此事來逼迫我不得與他同行去瀛洲。”

    蘇子衿向來是不了解朝中這些事的,是以便蘇子衿聽到這話,幾近暈了過去。

    “若你們再逃一次,我不見得能夠尋到你二人了。”

    蘇子衿擺了擺手,“我能夠憑借只言片語,在這偌大京城尋到你二人,已經實屬不易。況且,年懿已經出太學這么長時間,若非不是每日去尋臨樓兄替自己補課……”

    蘇子衿嗓音雖然低啞,這不大不小的聲音卻還是被年懿聽到了。

    她瞥了一眼角落里面色緋紅的年懿,果不其然,年懿吹著眸子不敢與他對視。

    “阿懿。”她忽然抬高了聲調,喚了一聲年懿。

    年懿聽到了,怯生生地抬起頭來,“姐姐喊我?”

    “你可知曉我如何看出你去見了臨樓兄?”

    蘇子衿瞇起眸子笑了笑,“實際上也簡單的很,你這些時日每回出門前都要來尋我說上一段話,你可知壓根不必如此?即便你當真出去了,我也不會問你去了哪里。”

    年懿垂下頭,聲音小如蚊吶,“我是怕自己偷偷跑出去,姐姐會擔心我。至于去看臨樓兄,也不全是為了補課……”

    “哦?”方才的話題委實太過沉重,因而聽到此,蘇子衿驟然來了興致。

    “臨樓兄也會告訴我,他近日聽說了甚么……除此之外,他與我說……”說到此,他雙頰驟然可疑地紅了起來。

    蘇子衿瞧著這幕甚是心情澎湃,只恨不能下床抓住他的衣領子好一番審問,“與你說了甚么?”

    年懿垂眸道:“臨樓兄聽說我如今與阿菁姐姐同住一間屋子,唯恐有不便,便提出讓我去周府,與他同住。”

    蘇子衿瞧了一眼年懿的表情,“你想過去與他同住么?要不讓三皇子送你過去?”

    言罷瞧了一眼沈懷瑾。

    沈懷瑾沉吟片刻,“周謀與我并不熟識。但送你過去,應當是沒問題的。”

    年懿聞言雙眸微微地亮了起來,“當真可以?”

    他像是有無數顧慮般,“可聽聞臨樓兄有不少兄弟姐妹,也不知他們是怎樣的人。”

    “有臨樓兄保護你,當是沒有問題的。”蘇子衿嘻嘻嘻地打趣道:“你不是一向最信任你這位臨樓兄的么?”

    “話是如此不錯,可……萬一他們看不慣我,就像太學之中的人,臨樓兄斷然不可能時時陪在我身邊……”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购彩技巧